住在公厕里的一家人 幸福冷暖自己知(2)

住在公厕管理间的老俩口是千千万万来青岛讨生活人中的两个。正对着小道的门里就是一家人小小的“家”。

她的任务是保证公厕及五米之内的卫生,但是由于无人修理的塌陷地板使得三个蹲位只能使用一个,人多时常有人为难大妈,会带来不少麻烦,有一次大妈解释说蹲位坏了,有人大声的吼着推搡着说“怎么坏了!打开看看!”。

大爷在对面建设银行做保洁,工作之余捡捡破烂增加收入,对于辛苦的工作,大爷笑着说“身强体壮,闲着也是闲着”。仍住一起的大儿子在石老人做保洁,工作相对会轻松一点,闲时会帮忙看管公厕和照顾6岁的小侄女。

晚上八点半,一家人在昏黄的灯光下吃着晚餐。

小孙女是老两口的心头肉,幼儿园的花费每月500元,老俩口笑称“她一个人用的比我们俩加起来都多”,老俩口却毫不心疼,但哪怕心头肉的小孙女也只能睡在仅仅铺着凉席的地面上。这个地面白天就要在上面支锅做饭。舍不得用煤气的一家人只有在晚上七点半来电之后才会开火,“公家包水电,但只有晚上七点半路灯来电了才能供,电是从那里接过来的”,大妈指了指路灯。中午不开火时,大爷在食堂吃,大妈则吃煎饼就咸菜,只有晚上才能吃上热乎乎的菜。

管理间隔出了狭窄的空间,是大儿子睡觉的地方,也堆放一些杂物,小孙女和大妈晚上就用床右侧的凉席铺在外间睡觉。

谈到中午的伙食,常来和大妈聊天的阿姨在旁说到:“他在食堂吃,你不就吃点煎饼就着咸菜就行了嘛。”大妈只是笑笑。这样的无奈还有很多,在说起屋子夏热冬冷白天没电的时候,在说起厕所坏了没人修的时候,在说起小孙女满腿疮疤的时候,在说起车辆的噪声蚊虫叮咬的时候……大爷略低着头叹着气:“能有什么办法”。(实习记者 张文羽 叶友杰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