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州大学校长:中国男孩都很萎缩 女人很苦(3)

《小康》:您如何看待大学去行政化?

郑强:哎哟天哪!这又被社会上瞎扯了,有过分渲染之嫌。说大学所有的资源都掌握在学校行政官员手里,这不对。可能有的大学风气不对,要到好的大学去问问,很少有大学教授的理想,是向往当校长,并不像社会过分渲染的,院长就有这么大权力。重要的是,我们的政策、人事、福利要让我们的教师感觉到做学术的价值更大。我在浙大机关里呆了五年,我当过书记、教务长、系主任,说实话,当官很辛苦。

《小康》:针对公众热切关注的大学生就业难问题,您的看法是?

郑强:就业难是伪命题。如果真的是为学生着想,创造一个氛围,希望社会包容大学生,我是非常同意的。但是我想问,是真的找不到工作吗?所以我讲这件事,不是找不到工作,是享受的工作不好找,中国发达地区京津和长三角已经人满为患。你还在那儿扎堆,而且你还要高收入,这才是真相。